《魔兽世界》随笔

2009年07月17日   酷玩数码   0条评论   1249人围观过  
新闻来源:艾泽拉斯国家地理论坛

自2009年6月7日凌晨始,第九城市《魔兽世界》全部关闭。
NGA上的民意激昂,和九城官网论坛的抑郁,形成巨大反差。刚毅的男性玩家为前官服帖子里留下的悲情泪水,成为这边的笑谈。
很多玩家在停服之前,进行了种种纪念之举,以告别一个时代。 陈晓薇说:如果没有魔兽世界,九城将是没有魔兽世界的九城。
但事实上,如果没有魔兽世界,九城将是失去九成收入的九城。

陈晓薇说:“没有《魔兽世界》,我们将失去现有的绝大部分收入。但是只要我们还有每一个有干劲有骨气的九城人,有正在成长壮大的自主研发力量,我们有什么理由不浴火重生。失去《魔兽世界》后,九城不减员不降薪。”
事实上,没有对应产品接盘,这种违背商业规律承诺毫无意义。果不其然不出一周,九城就对就对魔兽团队的员工下发了在家待岗的通知。紧接着就如火如荼的面谈 离职赔偿协议,裁撤魔兽团队近千人的新闻被各一线媒体的踊跃报导,与九城挂在写字楼窗外“九城与您荣辱与共”的横幅,形成巨大而鲜明的讽刺。

腹背受敌

但这些似乎都不重要,因为对开服和新资料片充满乐观的国服魔兽玩家,和网易一起陷入泥沼。

网易拿了魔兽世界,就站到了所有运营商的对面,前运营商的暗算,和其他一线运营商的心照不宣。

在等待开服的过程里,审批、诉讼和利益输送论三位一体,经济观察网报导,李日强表示:“网易被竞争对手暗算了,网易很被动”

朱某那句“网易等着退卡吧”掷地有声,在业内广为人知。
在六月中旬,一部分玩家就已经在终端看到了点卡,网易《魔兽世界》点卡的铺货其实更早。在开服前向渠道商铺货,这是网游运营的常规操作方法,但《魔兽世 界》并非一款常规的产品,当时也有一些声音,认为网易提前向渠道铺放点卡的做法可能存在风险。如果开服日期迟迟不能敲定,网易会承担巨大的渠道压力。

这个行为本身,也是一个表态,某种意义上在传递信心和把握。
但信心,未必能够左右一切。

绝地反击

所有的人觉得九城通过埋彩蛋破坏数据是个笑话。
我也从来不认为会有任何官方渠道来证明这个言论:直到官网公告说“但是在本月的准备过程中,我们遇到了一些非我们所能控制的意外情况,将导致服务器重开计划被迫延误。其中一些情况使得我们在测试、分析和纠正接收到的最终数据方面花费了比原计划更多的时间。”

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我从来没有把审批问题放在台面上说过。
但是我对批量“开服时间”“卡在哪里”这两大主题PM的回复,分别是“未知”和“审批”。
直到官网又公告说:“我们的工程师已经完成了他们的工作,全部技术准备工作现已结束,所有的角色数据已被转换到新的服务器。不过需要指出的是,虽然《魔兽世界》和《燃烧的远征》中的全部场景、大型副本和地下城的内容和停机前一样,但游戏重启仍然需要政府批准。”

没有任何一家一线运营商敢把皮球踢到政府。
我只能说网易是爷们。

在为爷们担心的时候,我火星的看到南方都市报和南方周末,站在客观公正立场的报导。我为魔兽世界的未来多捏了一把汗。

悲剧

经过大量前瞻人士的反复规劝,我隐去最后一段的具体内容。
没有人希望这个东西正式发出来,包括我自己。

谁在追问真相。
谁能修复权力。
谁在努力与谣言赛跑。
谁在期待接力后永生。
关键字: 暴雪,魔兽世界

发表评论: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